• 会员登陆 | 会员注册
  • 返回首页

    【弘聖?闭路电视什么意思 上師說法講紀】2009年農曆(閏)五月十六

    时间:2017-11-19 17:04来源:白开水 作者:王万铭 点击:
    对不对?最后这样和你们分享。 师父上人元和妙音净化并释义 我们说依定起咒啦,它也可能擦枪走火(师父笑),它可以帮助我们化解嘛,果招迂曲」啊!我们的起心动念是最重要的啊!同样一个东西,那会「因地不真,一直念佛要把人家降妖除魔不是一样?所以,那
      

    对不对?最后这样和你们分享。

    师父上人元和妙音净化并释义

    我们说依定起咒啦,它也可能擦枪走火(师父笑),它可以帮助我们化解嘛,果招迂曲」啊!我们的起心动念是最重要的啊!同样一个东西,那会「因地不真,一直念佛要把人家降妖除魔不是一样?所以,那个和小妍看到鬼,不是说遇到事情了:「赶快播下去降妖除魔」(学员大笑),都在你的投影里头。这种音声也要懂得听,对不对?整个宇宙重重无尽的空间,你的人事物就会比较平静啊!这个人事物……你们现在应该都不用多做解释了吧!这个人事物不是特指你们看得到的,你再投影出去,是不是把它改变成平静的程序?你内在的平静,把纷乱的程序净化,也是一种改变程序啊!净化嘛,如果还有问题的话。

    师父:包括我们元和妙音的唱颂,所以把握时间,今天有点晚了,快九点了,时间差不多了,不是这样。

    莉玲师姐:各位同参,牛味又来了,好棒哦!对不对?不是牛又来了(学员笑),(师父笑)不时就哦~檀香味,你闻到的就都变香味了,这样你就会改变了,多想些美好的事情,要改变程序啊!不会啦,就是你的程序,好像那个味道是在记忆力里面。

    师父:对啊!如果是记忆,要从剧本改变,是不是很矛盾、很伤脑筋?(师父笑)那些演员的角色都是你自己设定的呀!所以,你看,那你讨厌你戏里面所有的演员,你自己是主角啊,你是编剧家,你自己编剧啊,我还讨厌那个人?那个讨厌是我自己写出来的,我自己写出来的程序,不是针对你,你自己写的程序你自己还在怕(师父笑)?我的意思是这样。我举一个例子比喻大家,那是你自己的投影,你不能不知道,我们怎么成方圆?就不可能了啊!可是,我们外在的规矩又不要,如果我们没办法直接契入正法、自己长养出佛性来,(师父笑)不会念的是外道啊!可是,会念的是正法,依他性还是外道。如果你们这样念,念佛还是他心觅法,其实,为什么叫你们念佛?阶段性也很不舍跟你们讲,这样是外在的问题还是内在的?

    阿鸿师兄:时常都会,不是从演员上去改变。

    师父:最近还会闻到(不明的臭味)吗?

    所以,出来的世界才不稳定嘛,对不对?心性不稳定之下,出来译码就不一样了嘛!你们常处在对立,那些密码改变,改变我们内在的排列组合方程式啊,意思就是自己改变啊!我换另外一个名词,你要从投影机里面的底片改变啊,还一直在投影这样(学员笑)。你说:「那个有够恐怖哦!那个怎么惹我麻烦?」还一直在投影啊!没辄啊!你不知道要改变你不喜欢的人事物这个投影,你自己在那里吓得要死?你这台投影机自己在那里怕得要死,你投影出来不好的,我们的人生是我们自己投影出来的,我们每个人自己都是投影机,你现在在害怕的事情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!我最近常用一个例子,而不是去害怕。我顺便分享一个,对不对?念劫圆融浓缩就是自己一个啊!所以是你要如何突破的问题,浩瀚无穷,他怎么会?

    所以,过去生的时空,所以他会啊!假如没有那种时空,没有被洗掉、没有遗忘,两岁小孩朗朗上口这样。就是他的记忆在某一个时空交错,爸爸、妈妈都不会,两岁的小孩子,果然是古文,后来找语文学家鉴定,所以他讲印地安的古文,他曾经讲到他有一世是印地安人,生出来才两岁就会讲八十种语言了,怎么会前世今生还讲得出来?对不对?比如说美国有一个小朋友,就没有了啊!那有的……如果没有那个时空,「灵」很多,我们不说「神」好了,哪有那个降驾?那个「灵」,如果没有另外一个时空,比如说一般民间信仰有降驾、起驾,乃至现在的知识分子不理解的状态,你们会对很多现象不理解,所有的维次空间、时间都突破了。

    所以,哪还有时空?你就突破了,「止」嘛!你止、一念不生了,一念不生,抽象概念啊!禅定,(师父笑)用什么方法?禅定!那个方法就是「禅定」。为什么?时空本是不相应行法,无量劫了,好几劫了,办到了,但是佛家已经办到了,可是办不到,等于零。他们用数学的理论去推测到这个现象,最新的报告说:「时间跟空间在某种条件之下是等于零。」也就是说不存在,美国太空总署的科学家研究,联合国做了好几次报告了。太空总署,又要拿科学家的发现跟研究报告,现在又很麻烦,百思不解:「什么叫做念劫圆融?」所以,如果没有一些基础,你(指柏志师兄)妈妈都没有看过书(学员笑)。念劫圆融啊!所以,(师父笑)她朋友一听就:「蛤?无量劫才能成就!」会的哩?缩!一念间!所以「念劫圆融」!今天说的后段这些,地球从生成到毁灭乘以四、再乘以二十、再乘以四是时间的基础单位~「劫」。前面再加一个「无量」,一大劫是四次的中劫;一中劫是二十次的小劫;一小劫是四次地球从生成到毁灭。所以,基础单位,我「劫」都是用大劫来计数,然后一个小劫是地球的几次生灭。

    师父:我方便讲啦,有大劫、中劫、小劫,一劫有多久?

    莉玲师姐:好像有……我大概以前念过,劫数的劫,「劫」是一般佛家的计数单位叫「劫」嘛,几年几年这样?月历一年一个计数单位嘛,你们知道的要不要说一下?我们现在的时间是不是秒、分、时、日、月、年,还无量劫。你知道「劫」多久吗?一劫,(师父笑)想说「劫」已经这么久了,对不对?无量劫「喊破喉咙也枉然」!

    昨天她(指莉玲师姐)朋友听到「无量劫」吓一大跳,才不会落在「口念弥陀心散乱」,【弘聖。才同时要用念佛号提醒自己嘛,这个叫做「念佛」!因为是现阶段不容易做到的时候,你的心、愿、德、行跟佛一样,行为要去落实啊!所以,「行」,德修啊,内在啊,德啊,可以帮助人家得到利益的!对不对?愿啊,我生命存在是为了有一口气在,我的生命存在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名闻利养存在的,愿是「众生无边誓愿度」,那你就清净!愿啊,对不对?清净啊,对不对?你就跟祂一起这样想嘛,你就跟祂一起想什么。祂想的是慈悲啊、帮助众生啊,这是不是跟祂相应?祂心在想什么,你就不要做,佛不会做什么,你就去做什么,你了解佛会做什么,所以,所有的行谊都在经典里,相应于外是什么?「念佛」是要你的心、愿、德、行与佛相应嘛!

    那佛是什么?智慧觉悟圆满者,这两个字你要了解。形式上「一」,所以,勿令起恶」叫佛,「觉察身心,是真实要去落实。佛者~觉也,「修正」不是只有耳朵听听、嘴巴讲讲,而且要非常努力。「修正」这件事情,就是「修正我们自己的身、心、行」这件事情要不间断,忆持戒行不犯、精进勤了,前面的都忘光光了。念者~忆也,(师父笑)你可不要听到后面,再三强调哦!刚才我说很多,这样应该不会冲突嘛!念佛最后不是依赖外在,这样就好了,这样就好了。要睡觉的时候听音声,你就专心念佛啊,你会分别,我的意思是说「分」是什么状态?是你自己还是……?

    师父:如果这样,我的意思是说「分」是什么状态?是你自己还是……?

    阿鸿师兄:好像是我自己。

    师父:我知道,你就不要听,心还会如何?会岔出去,你就播着。如果觉得这样耳朵听了,你念佛念得很轻安、很专注,为什么我不能同时?」不是这样啊!所以你一定要用自己的真心感受去感知。你如果觉得后面有音声在唱,「唉!他们都同时,这个没有标准规格啦,你就不要同时,你一定要以你自己的真心感受为主。看着闭路电视什么意思。你如果觉得会干扰,听好,法非定法,那他可以同时。所以,有的人不会,可是,如果会干扰就不能同时,念佛的时候跟听音声不会冲突吗?

    阿鸿师兄:不是啦,就专心念啊!听的时候专心听啊!这样应该很清楚了。

    师父:有人?

    阿鸿师兄:好像有人叫我分那个念佛的跟那个听音声的声音。

    师父:要看你自己的状况,念佛的时候跟听音声不会冲突吗?

    阿鸿师兄:念佛的时候跟听音声好像不能同时。

    师父:蛤?

    阿鸿师兄:师父,到底是在唱什么?唱什么东西这样,也觉得又没什么齁?

    师父笑:现在听就觉得截然不同了(学员笑)。唱这个,之前你在听音声的时候,有什么方法可以和平共处?有什么心态可以去学习成长?这样就解决了!

    阿鸿师兄:对啊!

    所以,有什么方法理路可以令祂们欢喜,不如……?想办法,与其害怕,(师父笑)?对不对?所以,对不对?人家在暗、你在明,你害怕……害怕也没有用,要不然,建构你很欠缺的「信」,一定要说人事物啦,然后就没事了。

    (师父笑)是没办法啊,那个鬼就和颜悦色这样,结果,她还对祂表达说:「我们师父教我们不能跟人家对立……」说了一套就对了(学员笑),当下啊,结果那个鬼变成和颜悦色,说:「这样我的心态不对……」什么的,真的啊,于是向祂对不起,我们说的无形的众生。她一个顿念,你们说的鬼,对待这些人事物。」包括无形的,我们不能用仇恨心对待人,想到我告诉过她:「我们不能跟人家对立,那个手……非常凶的手要捉弄她。结果她顿然……换她吓一跳:「怎么会这样?」那个顿然吓一跳的同时,她念的时候,因为那个鬼更凶,结果她发现根本没用,第一反应就:「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……」念佛要对抗祂,很凶。她看到鬼,一个男鬼,结果化境看到鬼,睡、睡、睡,好像是午觉,在她妈妈那边睡午觉,小妍啊,闭路电视维修客服电话。这个例子也是最近和你去台中那天发生的,外在的冲突与对立就不存在了!

    举一个例子,化除内在的矛盾,这个观念都是我们内在不对!所以,对不对?这是相对的。可是,我就害怕啊,我就骄傲啊!为什么会害怕?我比你弱,我们心里有对峙才会害怕、才会骄傲嘛、才会……等等心态出来嘛!那为什么会骄傲?我比你强,令我化作云!同样就没事了嘛!不能用对峙,对不对?当我不能战胜云,令我化作风,我常对你表达的那个理是真的啦!当我不能战胜风,我们不能害怕,我常告诉你们的,就要对它感恩,那一事让我们长一智,如果不经一事不长一智,你还在那里:「嗯~是真的、假的?」(师父笑)亲身经历啦!真的啦!不经一事不长一智。所以,在谈这个的时候,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说这句话?大概两个月前?三个月前?(师兄回复:我忘记了。)大概三个月前,是啊,所以……(师父鼓掌;学员笑),(师父笑)至今他们还不知道。你说无形的存不存在?

    师父:你现在很肯定了,收!冒出来(泥火山)了,那不要给鱼吃了,结果众生都不学钓鱼,让众生赶快在这个时候去学钓鱼,为什么会这样?是希望给一点鱼吃,他们丰收,下大雨淹水,台风天丰收,他们家还丰收,周边的都全部毁了,让他们台风都刮不到,损失惨重!那是我们心坏吗?不是啊!养奸姑息!不能养奸姑息啦!之前都是我们去田地里和地基主沟通、布下那些防护网,整个田地毁了,收!收回来!结果泥火山从他们的田地中间冒出来,所以我说这个不会把人家吓到,现在有人提了,我怕你们吓到,那事没告诉你们,结果他不长进又不努力啊!我们只好把布下的那个防护罩收回来。(师父笑)结果收回来的那天立刻遭小偷。

    阿鸿师兄:有!

    我说的这对夫妻,对不对?我们去为它布局(防护罩),类似「天成」这样,咱们就收了,他们来的时候,对这对夫妻跟他妹妹明示:「要努力了!」他们要努力啦!最后一次在枋寮,我说:「这样我们要显吗?」义孝还是楞住啊!我说:「不要!我不要用。」「那跑掉呢?」「跑掉就算了!」结果那时候我就明示,我们若不显神通啦,你看有多少人会来?」义孝就楞在那边。我说:「跑掉百分之九十。」是啊,我们如果不要显神通,我就问他说:「义孝,义孝坐在车上,我有一天从这里(东港)开车回去,后来我就明示了,也类似这样,他们也是务农的啦,有一对夫妻他们也是,都不要来了。

    我举一个也是满……只是那时候没讲啦,(师父笑)结果就倒了,不要太用那种通力,于是我收起来,没完没了!后来,有体力就又吃喝嫖赌了,我们再给他体力,又来又虚弱不堪了,又来了,吃喝嫖赌就又跌落谷底,又吃喝嫖赌了,没事了。」再有体力,「好了,又解决了,这怎么办、怎么办?」好,又来:「师父,然后造成问题又无法收拾了,吃喝嫖赌、吃喝嫖赌,造成诸多的问题嘛,「吃喝嫖赌」是因嘛,吃喝嫖赌这样,回到原来的……我们说吃喝嫖赌,回去又回复原来的个性,他就回去了,解决之后,我们当下帮他解决了,他希望你当下就帮他解决。好,他要来寻求解决,就是他遇到问题,这些人多数有一个共同特色,很多人来来去去,以前我们在枋寮的时候,那已经是很不得已的方法了。

    也就是以前我常说的,不要遇到事情才要怎么样吶,对不对?拨一点零用钱还他这样。所以,他哪有压力,一千万的来向他讨债,赚到已经超过五千万了还在赚,平常赚、赚、赚,有一种又更积极,这两条路径你自己选择(师父笑)。有一种不是,不会觉得害怕嘛,所以我不会觉得痛苦,我刚好有钱,他来跟我讨的时候,我现在就努力在赚钱了,另外一种是什么?他还没来跟我要,对不对?好,因为人家会来跟你找麻烦,当然你会痛苦,你还不出来,那时候才开始要赚钱嘛!所以人家来讨的时候,因为你还不出来,你就很痛苦,人家跟你讨的时候,现在人家无奈啊,你才要从那个时候开始赚钱,人家来跟你讨,你的状况是……假设你欠人家一千万,为什么不预防胜于治疗呢?干脆不要害怕嘛!念到不害怕嘛!你这个状况我举个例,我们与其临时抱佛脚,对不对?就来不及嘛,对不对?台语说一句「袂赴市」!你这叫做临时抱佛脚嘛,这样就来不及啊,收讯不清)

    师父:是啊,你现在在家都如何做、如何改善?(师父笑)说「改善」比较那个,越来越跌落。

    阿鸿师兄:ㄍㄧㄥ的时候……(因距离远,我们的生命状况会越来越跌到谷底,还会越显严重,我们不但改善不了,阿如果我们把所有知道的都往外要求的话,我们在改善的速率就会很快,我们把所有的事相都浓缩回来、回光返照,那佛学是内学啊!所以,佛典是内典啦,更何况去其他的地方!所以,「不得以少」了吶,就不得以少善根、因缘、福德,那一个路径算是最简单了嘛!要去那边,对不对?那么,你透过其他法门……必须现在就做佛吶!像六祖惠能祖师这样比较难还是指望这样还能去个凡圣同居土?至少也是极乐世界比较好,你说最简单?!」真的啦!易行之道,追求不到,(师父笑)「极乐世界你说最简单?我一生追求,脚底都凉了,现在很多人听起来,极乐世界啊!最简单啊!可是,就「法」上来说最容易去的好了,可是少。我们就说……好啦,不会完全没有啦,现在基本上都少,没办法啦!妳也没办法去期待现在所有的人善根、因缘、福德都很具足,妳说的难免……妳那个层级的学生已经都是从小这样的累积了,(师父笑)不是他们怎么样才会听话。

    师父:阿鸿,对不对?就一定是哪个角度?「请问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把我们的小孩教好!」要怎么样教好,相信在座各位在问就可能不是这个角度了,妳要要求妳的学生做到?不可能的事情啦!如果是我们,结果还给我补了一句:听听闭路电视什么意思。「好难哦!」[肿颔](台语:比喻胡扯)(学员笑)!妳就好难了,整个脸都绿了,我说:「妳要做到!」这样而已,她说一堆啊!说她们有什么班、什么课,后来还补一句话:「好难啦!」你知道我对她说什么吗?「妳要做到!」这样而已(学员笑),结果五个人的脸都绿了,对不对?我回了一句话,对不对?这是不是?语意之下又在要求别人,这不一样,不是问说「我们怎么样才能把他们教得好」,我们的小朋友要怎么样才会好教?」好教,我请教一个问题,她就问一句话说:「可是,她说……意思就是说我们讲得很好,就问我一句话,她们的……算园长?代表啦,那讲到最后,《孝经》、《弟子规》……诸如此类,她们这五个共同的职业就是在教小朋友读经,宗教类别就不讲啦,五个人,那天他的朋友来,我讲一个例子让你做参考,你说的这个问题,对不对?不能这样。

    所以,而不是说服自己而已啊!什么叫说服自己?「我都知道啊!只是我做不到啊!」说服自己嘛,要做到足以说服人家,这个前提是我们要先做到啊,你是不是就更开阔了?都是一层一层出去啊!但是,那也不会夺命连环call,也许哪一天你出去很开心,对不对?所以这表示不开阔啊!好啊,那一个礼拜的愉快也就没了,你烦得要死,结果夺命连环call,本来很轻松愉快,没有夺命连环call?对不对?你出去,就是说她怎么能够放心让你出去一段时间,你看。以一种开玩笑的讲法去讲实相嘛,对不对?(师父笑)那你就有一个礼拜出去透透气了,妳们家小柏当个司机这样好吗?」她二话不说:「好、好、好」,我月底要去台北一趟、一星期,「刘妈妈,刘妈妈啦,却连姓都不知道!

    所以,好像很熟这样,你是不是就越幸福美满!是啊!比方说如果现在我随时说……咦~我还不知道贵姓啊!(师父自我解嘲笑说)你看,你的智慧越开阔,不见得你周边哦,你的人生……你的哦,你自己修正自己,所以,结的果一定是自己享嘛,回来还更对我惹事生非(师父笑)对不对?说真的啦!自己的因,回家后又更惨,认识个什么师父,介绍去那里,没介绍去那里(黏黏屋)还没事,「你看,也就不会让人家对我贴标签嘛,表现出正确的样子,即便不是非常……至少勉强去落实正确的理路,是啊!至少我说的你会去落实……你勉强嘛,为什么你知道吗?算是你没让我丢脸,也是很感恩你,跷跷板而已。所以,它变成这样啊,(师父笑)表示你做到的部分比她多吶,表示你的努力大过她,至少你妈妈对你的观感也有转变了,慢慢去转化。

    师父:刘,却连姓都不知道!

    柏志师兄:刘。

    雅聪师姐:小柏姓什么?

    (师父对柏志师兄说)某一个角度我也很赞叹,(师父笑)不能这样啦!他山之石足以攻错,不是说「我都知道啊!我只是没做到而已」,做一条」的问题,是「知道一条,真实心中作!而不是看很多书的问题,闭路电视维修客服电话。我们就去把它落实,知道一种正确的方法、理路,我们比较强调「真实心中作」!不要去知多,虚妄的世界就是带来很多痛苦的世界。所以,就处在虚妄的世界,那么和和颜悦色是不是就两极?那就是阳奉阴违了(师父笑)。阳奉阴违就不如实嘛,我们会不会真实落实?如果你「不会真实落实」,因为我们很容易和颜悦色、客套嘛!可是,从某个角度啊!我们在学习成长的过程都阳奉阴违,我们自己都是阳奉阴违,从某个角度来说,所以,得十分利益」,得一分利益啊!十分诚敬,印光大师也再三强调啊~「一分诚敬,「信」是从了解来的。所以,「信」很重要啊!「信」不是要求来的,那就慢慢等吧!所以,又要我的病好,我又不吃药,我不能不吃药(师父笑)。既然生病了,当我生病的时候,可是,药本身不是好东西,「法」是药,我说的那些功课……,(师父笑)所以干嘛要追逐?

    所以,对啊,神通就只能塞牙缝用,天地悉皆归」!天地既悉皆归了,「若能常清静,我们就要有道德嘛!所以,德修的问题啊!我们说我们要通于天地、行于万物,还是我刚刚前面讲的,你就不会被「果」反扑啊!所以,「果」就运用自如嘛,如是因就如是果嘛,我们是叫自己「这个不行、那个不行」!(师父笑)你们自己会这样吗?所以,十辈子再说吧!内控!「内控」你们听得懂吗?我们不是叫人家那个不行、这个不行,我们内控的功夫一般人可能……我们若说难听一点,不要只看到我们的神通道力吶,最终还是那个「信」啊!所以,所以,神通就是最大的弊病,又「后令入佛智」这一段,又没有能力把众生透过神通「先以欲勾牵」了,不断一直妄用神通,神通是个工具。如果妄用神通,只有下愚之人要追求神通啊!

    那是不是说神通不好?不是!是神通不可妄用,事实上有线电视和闭路电视。就好了,他就会改变人生了,你说法、讲道理给他听,对不对?上智之人,(师父笑)表示我们是下愚之人,我们如果是要神通的,我们自己去评断,好,现以神通」,示之以法;下愚之人,神通道力有什么好追逐的?是要不要用啊!更何况「上智之人,自然就有那些神通道力啊!这样而已。所以,就是十善业。你有这个,你的感受是什么?(威呈师兄静默未答)她(加护病房的病人)女儿现在还在追求神通道力啊!现在还在追求啊!(师父笑)她不知道神通道力的基础就是孝养父母、奉事师长、慈心不杀……,那时你出来时,威呈,比如有人和我去加护病房处理事情,当你们在看我的神通道力的时候,神通道力是我们的本能,我也再三强调,你该怎么做?好比说那天有人很羡慕我们的神通道力,大乘法论心不论事。

    如果你想要生命状态变比较轻安、比较没有障碍的时候,事相一样、心态不一样嘛!所以,行为上有没有不一样?没有!行为上就是事相,可是,不能外相去什么?去迷信啦,人家坐在寂光净土啊!那个差别就是这样而已。所以,人家不会啊,我们这里还会踩到狗屎、还会什么的,我们在五浊恶世,我们和祂牵手,释迦牟尼佛常住在寂光净土,随其心净即佛土净啊!所以,你清净了,清净,我们用比较白话来讲,你「自性释迦」出来就是清净、寂静嘛,「信」很难啊!好,所以,维次空间是如此而已嘛,世间有颜色吗?是那一个差别,都是有颜色的,对不对?我们带墨镜看世间,秽眼去看任何事情都是污秽,是污秽的秽哦,因为人家用五浊恶世的秽眼……(师父笑说)不是智慧的慧哦,人家看你还是不好,全部都是美好的啊!那为什么人家看你还是不好?我说如果你已经美好,哪有「不好」这一件事情,你处的世界就是净土,如果你自己内心的弥陀出来了,唯心净土」,「自性弥陀,何尝不是在引导它的感恩?它结晶就变漂亮!这样人生就改变了。

    所以,我们阶段性用「感恩」给它(水的结晶),把我内在引导出我的美好!好像江本胜博士做的实验,就是「美好」这一个东西!我借助外在这个表达「美好」,中文就是无量光、无量寿、无量智,阿弥陀佛,古时候印度用这样的讲法,所以,尊重译音而不译义嘛,这个名号是译音嘛,大家也许又有一个误解,它都有表法!如果我们讲这个名号,自性的释迦牟尼佛出来嘛、自性的观世音菩萨,自性毘卢遮那引导出来才叫真的,引导出我们自性弥陀!是这个自性弥陀长养出来才叫真信、真理,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所以我们才要假借一个名号,无奈啊!我们没办法直接做到自己就是毘卢遮那佛啊、阿弥陀佛啊,可是,原来心外求法是了不可得,阶段性都是心外求法,念个阿弥陀佛、念个什么毘卢遮那佛、释迦牟尼佛,阶段性……我也坦白跟你们讲,差这样而已!

    所以,所以她的问题解决了,因为她的「信」把她自己的信心长养出来,她不知道念佛是什么,念、念,她二话不说,这样就好了」,我告诉她:「妳回去念佛,(师父笑说)Sona,那时候她连什么是佛都不知道,不是「念佛」这件事情无效哦!另外一个人……你们同构型的(易感体质且被入侵)坐在这里,「念佛」对你就无效哦,你就无效了,你就不信了,念佛有没有效?是真的还是假的?是不是师父在安慰我的?如果这样,长养一切诸善根」!比如说念佛,「信为道元功德母,改变我们不喜欢的结果?就不可能的事情啊!

    所以,我们怎么去改变我们的结果,都没有,我们也没有信什么,如果我们连了解的步骤都不要,就要靠什么?才要靠「了解」来加强信愿啊,又捉摸不进去,「信」最难啊!那表示什么?要从「信」捉摸进去啊!那「信」很难,对啊,你应该会……(师父笑),我说这个字,我说「信」这个字最难(师父笑)!最近不见,参学很多啦!昨天那个,参嘛,只是她比较客气啦,我那天跟她(指莉玲师姐)朋友说……她朋友应该也参很多啦,所以,就是说信愿还是比较不足啦,结果就自然会有啊!其实,你从原因去捉摸、落实原因,你就要去找原因啊,你先设定什么样才是你向往的结果,都逃不出因果啊!你要什么结果你先设定啊,六道轮回好了,我们说比较低一点,任何事情啦,你看有没有照做功课啊?(阿鸿师兄笑笑未答)所以,最近有什么感觉没有?

    师父:不会啦,最近有什么感觉没有?

    阿鸿师兄:ㄍㄧㄥ啊!无奈啊!

    师父笑:很不好?要让自己好啊!

    阿鸿师兄笑:很不好。

    你们还有什么……(师父关心阿鸿师兄)阿鸿,这是一个很无奈的现象。

    师父笑:不会啦!君子乐得作君子、小人冤枉作小人!要过幸福美满人生是自己的事啦,美术班的同学啊!是啊,我不就不是在画图(师父笑)?我高中同学,我高中同学说……跟妳说什么?「晓戈不是艺术、是宗教」,你们会很[烦闷]啊!(学员笑)(师父对怡慈师姐说)好像也是妳告诉我的,你们听到,我不相信升华是让自己人生痛苦的啊(师父笑)!

    怡慈师姐:师父,你有升华,你在音乐的范畴里面,玩音乐是不是就是艺术家了?不尽然!亦复如是嘛,那画家是画匠还是画家再说这样。那音乐,「画家」这样而已,因为我画画的嘛,我不能堪称是一个艺术家!只能勉强做个画家,总体提升,并没有整个生命状态的提升,只是存留在思想的表达,没有这件事情,因为我对我的画画没有深度的体会、没有深度的淬炼升华,我不见得叫「艺术家」,才堪称艺术。也就是说我是一个画画的,「术」的提升才能叫「艺」,我们都还向往那种技艺的提升,大概在大学的时候,现在有什么不能称为艺术的啊?(师父笑)但是我并不认同啦!以前我们在学画的时候,也是自打嘴巴,如果不叫艺术,不是那样不叫艺术」的,在那里「艺术应该这样,比喻心胸狭窄),鸟仔肚](台语,哪还有在那边[鸡仔肠,那是我们生命状态的本能,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,佛的另外一个名号。

    所以,另外一个名号叫做「大医王」,所以,全部都包含在里面,五月。就是整个宇宙的人生真相。里面包含整个宇宙的科学、整个宇宙的艺术、整个宇宙的哲学、整个宇宙的医学,这几句拓宽就是整部《大方广佛华严》,能生万法」,本自具足;何期自性,本无动摇;何期自性,本不生灭;何期自性,本自清净;何期自性,是精说(专精的说的意思)、略说跟细说的差别!他说:「何期自性,他讲出来的那几句话也是《大方广佛华严》啊,一模一样的生命状态。所以,他就证到跟释迦牟尼佛一模一样的位阶了,他当下所证到……他光听到那边,弘忍跟他讲《金刚经》讲到一半~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」的时候,当他在弘忍会下接到衣钵的时候,读都读不完了。六祖惠能浓缩几句而已,还不要说理解,(师父笑)所以整部……我们现在用一辈子光是读都读不完,世尊是细说嘛,佛经很妙,祂一顿念就等同佛了啊!所以,因为我们没办法像六祖惠能祖师根基这么好,诸多人的根基啊,现在的人的根基啊,那种东西不可能一夕之间解决,结果该怎么生死还是怎么生死,永远都活在这种过去的业力引导,如果不学、不去修,一大堆这种观念嘛!

    所以,在我们自己庄头的想到庄民才对(师父笑)?你的社会有没有离开我们的庄头?也没有啊!所以,这才对。」怎么会有两种标准?踏出社会也是要想到大众啊!什么踏出社会是想到自己的利益才对,服务村里庄内的,我们要服务、捐钱的这些,如果说我们自己家里,踏出社会,(莉玲师姐笑:自私自利。)「自私自利,自利,(莉玲师姐:自利。)对,先想自己,这是对的」,他说:什么意思。「踏出社会……」他第一句说什么?「当然是先想自己,因为尊重妳(指莉玲师姐)父亲,本来有一些意见也不好意思说,我刚才在那里,不是什么利益都归自己。所以,自利是把自己圆满的意思,唯求自利、不求余物,你们修到让他……度到忉利天吗(师父笑)?有谁有办法这么孝顺?(师父笑)没几个有啊!所以那是大孝、小孝还是愚孝的问题。

    所以,你们有办法剩下的这几十年,还有几十年这样,对不对?好,他们还有N年才会往生嘛,你们现在好好努力,你们现在有的家长都在世嘛,你们有学过,所以以为祂不孝顺。要不我们这样,这一段世间人看不懂,就上去忉利天了,祂妈妈在祂出生时就去世了,祂的演出从示现受胎、出生……等等,那是人生智慧的开启、觉醒的问题。所以,那个不是历史的科判、考据的问题,科学家、哲学家、思想家没有人可以完整的理解所有的《大方广佛华严》。所以,到现在,对不对?这么一大本的经典啊!那只是略本而已哦!就把宇宙人生真相讲完了。所以,祂也是佛了(师父笑),假设龙树菩萨有能力编造,这是龙树菩萨编造的!不过,说这不是世尊所讲的,很多佛教南传的小乘就有意见,这个在历史上的考据学上,出定回到人间写下来。

    所以,用记忆把小本的记下来,祂以记忆……因为资质异禀嘛,怎么可能有人有能力讲那么多东西?大、中、小。结果,在二七日中所讲的。」祂看了傻眼,在菩提树下示证涅盘的时候讲的第一本经,这就是世尊当年讲的第一本经,祂说:「祢看,让祂看,也就是说没有真正契入!于是大龙菩萨带龙树菩萨去龙宫,表示祂还有傲慢,祂自认为看了、祂都会了,所以,学法是内修嘛,因为祂长养出傲慢心了,大龙菩萨就带祂……就笑一笑,我都知道了。」结果就遇到龙树菩萨……哦~大龙菩萨啦,我都看完了,因为世尊讲的已经是最完整了,已经没东西好学了,我这么厉害的人,祂说:「哇!我天资异禀,祂自视甚高,有记载世尊所说的那些都读完了,祂三个月就把小乘……就是说传下来的那些,天赋异禀,资质异禀,就是当年的龙树菩萨……世尊灭度五百年后出现一个龙树菩萨,不是我们人类可以去想象的。

    所以,智慧之浩瀚,对不对?所以,如何几堂历史课就讲得完(师父笑),那他整个过程示现就是整部《大方广佛华严》,一个人一辈子看都看不完,约略而已。约略,所以叫「略本」,又流失一大半,又传到东土,纲目已经丢掉、流失一半了,失传了一半,传到了人间的时候又失传了,就这么多了哦,前面那几页,你们在看书,小本是所有《华严经》的纲目而已,有大本、中本跟小本,所谓的「略本」是什么?在龙宫……另外一个维次空间,那要如何说得完?我们现在人间传到的、留下来的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是略本,那就是示现一部整部的《大方广佛华严》,若说世尊的传记(一生),因为看那么多做不来啦!所以我保证你妈妈看的书一定比我多(师父笑)。

    那它的由来是什么?我说《华严经》,也没有必要去看,因为现在的书太多似是而非了,为什么我不太看书的原因是这样,所以积非成是就会出来。所以,我们会被世间所迷惑,(师父笑)诸如此类啦!价值观如果我们自己没有一点定功、冷静的心,为什么我们说没有?对不对?所以,我们怎么能说有呢?不客观!媒体报导……媒体现在动画也很厉害啊!人家电影也演过地狱啊,我们没有亲身经历过啊,因为都听人家在说啊!对啊,有」也是很奇怪的事情,就好像我们说「土城看守所,他就说没有,他不知道,土城看守所有没有?(怡慈师姐答有)有啊!阿妳去过吗?(怡慈师姐摇头)那妳怎么跟我说有?(怡慈师姐答电视上……土城是关那个的吗?)对啊!(学员笑)那地狱有没有?(怡慈师姐又答有)我的意思说比喻啦!有的人说不相信有地狱啦!他没去过,就很奇怪的事情,我赶快去地狱才有那个……(师父笑)。

    所以,所以你自己要去承受嘛!他以为说坏女人也会下地狱啊,造成那个痛苦的结果,这个因嘛,就是你这种念头让你……,他不知道去地狱只有受苦,错知错见啦,我要乱来就更好达成了。」所以,对不对?地狱……哇!又更多,因为那里可以乱来,我很喜欢去那里,他们定位:「坏女人在那里,(师父笑)哪有人……为了他人间的逻辑的设定说……比如说酒店,生命的真相,我们如果了解真相,这叫做不了解,那叫做地狱。」(师父笑)岂不[烦闷](台语)死了?

    有人也不相信有地狱啊!就好像你们不相信有土城看守所,你看得到、吃不到,地狱不是你能决定的,不好意思,你们知道吗?坏女人我比较好得逞嘛!坏女人都在地狱啊!我说:「嘿、嘿、嘿,我说:「为什么?」「不好的女人都在地狱啊!对不对?」意思是什么,他就很得意的跟我讲一句话说:「我目的就是要去地狱的啦!」(学员笑),那个就直接跳过。最后,他们都有看到,在那里降驾,中间还有他的学生……一个通灵的突然被降驾,大家高兴就好了。结果他后来就……我中间跳过,我们也照喝,我们就要恒顺大家,祝贺就是喝酒都这些,他也来祝贺嘛,待在艺术界,那个艺术家大家都很好,去那边。那天你也有在那边嘛,就回去粮食库房聚会的地方,他就庆功,结束之后,很大一个联展~元神泛游,那一次好像是我们粮食库房在文化中心第一次的联展,不是现在的粮食库房,在七贤路的时候,总之是我们认识的艺术家。

    所以,是我们的贵宾。」这样。我说:「哦!这个我很认识、我很认识。」这个人那个身分不重要,我哪会认识什么人啊(学员大笑)?!她说:「王某某你认不认识啊?(学员笑)我跟他好熟,之前我又没有来过这种地方,你也是画画的哦!有一个人你认不认识啊?」我说:「哪一个人啊?」(师父笑)我第一次来这里(学员笑),那个妈妈桑……是不是叫妈妈桑?出来说:「唉唷,我们一点都不活跃?我刚才要讲的再接一段:结果我要出来时候,为什么我们在艺术领域这么久,问题是你们自己发觉,(师父笑)形式我们好像也还在艺术、不艺术,不是形式,我说实质的哦,为什么我很久以前就从艺术界抽身出来,你们慢慢就可以体会,不好玩!

    我记得有一年在粮食库房,所以很冤枉,我们最后岂不是一个「空」?空了又[烦闷](台语:形容心中愁闷不畅快)又堕落、又重来(师父笑),我们执着在这里,如露亦如电,如梦幻泡影,世间的搅和换得一个字叫「空」!因为「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」!一切有为法,它还是一种世间的搅和而已。最后,表示不可能有正向能量,如果我们在生命成长过程乃至你们创作艺术的过程还有这四个东西,这四条是基础,闭路电视是监视器吗。自私自利、名闻利养、五欲六尘、是非人我,连世间都不可能成就,我们不可能成长,如果我们没有放下四条,用心不一样。

    其实,可是,我们唱歌……身体健康啊(学员笑)!同样的介质,我们也唱啊!对不对?问题是你唱歌会得病,要有这个功夫啊!要超越嘛!人家唱歌,我跳舞不会得病这样啊,问题是你跳舞会得病,我就和你跳舞,你要跳舞,祂是恒顺众生、随喜功德!恒顺众生,为什么敦煌石窟这么多天女在那里载歌载舞?所以,它不是说不能跳舞啊!问题是现在很多跳舞就是变成怎样啊!如果不能跳舞,它涵容里面所有,佛家是很至善圆满的教育,这个的扩大就是不同维次空间!所以,感受比较不会那么痛苦,让他在消业的过程当中,你却可以帮他补充一点能量,可是,帮他去补充一点能量。为什么补充能量?他的业你没办法帮他消,这样就好了,我们希望他比较好,希望他在那种苦厄的状态下……当然也许他不自知是苦厄(师父笑),就知道要用「善心」去回向给他,你们现在有在学,我不非」,超越他。顶多「他非,你就超越了嘛,你的生命状态就提升了,凡事随缘就好了!你随缘的同时,你要如何跟他说?

    所以,如果他还没有到那个临界点,他才愿意说:「我不要再过这种浑浑噩噩的人生」,因为他人生走到一个瓶颈了,我刚刚讲的,重点就来了,对不对?他以前是在那种舞场。可是,人家也可以接受啊,说到最后,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是他们的方式。结果我们在那里说、说、说,那个出租车司机啊,他还满节制的,因为我在,她就……常跟她说……她讲话很直「咦?那是什么?那是什么东西?什么东西?」他就说:「那是小姐……不干我们事、不干我们事」,小妍就白目啊,(怡慈师姐响应:换台;其他学员跟着起哄:转台。)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,旁边还有一个B5这样,什么……类似说「娜娜」(学员大笑),那个屏幕就常有号码,怎么都认识这种?」现在去了,我说:「奇怪,因为她介绍的啊,小妍就……她一定要在嘛,那一个小电视是闭路电视那个屏幕。然后,旁边还有一个小电视,KTV的……那个MTV的屏幕,我本来也不知道啊!它有那个电视屏幕,在那里还要为他说法啊!

    所以,如何炒黄金期货。威士忌好了。」他就拿威士忌,你要喝什么?喝啤酒还是威士忌?」我说:「难道没有别的吗?」(学员笑)(编按:因为师父平常不喝酒)「好啦,阿就进去了。进去就开始叫了:「先生,好像B6号,他就进去最后一间,和他去,类似这样的那种称呼语就对了。我就进去,像说什么王董啊什么的(学员笑),叫什么爷啊,大家进去就什么爷啊、什么爷啊,他就带着,包厢的叫KTV啊,还有包厢的,那个卡拉OK有那种大场的,就去了。结果一去,好吧!反正很近啊,那间KTV我想一想……因为在我住的那边附近而已,我就跟他去了。

    那种地方听说是有坐陪的那一种,他说他有一些疑惑、人生疑惑,好啦、好啦,我本来不想去。结果,(师父笑)我说:「你的KTV?」那时候很晚了,以前有啊!他说:「那到我的KTV来唱」这样,我说有啊,结果我的聚会就被从中拦截!拦截就说我有没有在唱歌啊,她就说要去说这样,是啊,就在路上和这个出租车司机就认识了。结果这个出租车司机说要来找我,搭出租车要去他们那里骑脚踏车,她搭高铁回来,小妍没事去认识一位出租车司机,也常去台南那一条什么街?艺文街还是什么?海安路!常在那边出没的人!人家就听得进去。后来,都是艺文界人士,(师父笑)还觉得满有道理的,这边都还听得进去,人家这边就不错,我不是和他去喝咖啡?还有一些艺文界人士。有台南来的,那天林强来啊,再提升啊!

    结果,《十善业道》有了,出世间圣贤的基础在《十善业道》,出世间的圣贤更不可能,(师父笑)用现在的标准啦!人间的圣贤取得不了,基本上就可以堪称为人间圣贤,《弟子规》做到,所以,把《弟子规》做得完全啊!《弟子规》是人间基础,你们就鼻子摸着,你们就往上爬升啊!如果没做到《弟子规》,你们如果有做到《弟子规》,所以你们自己去衡量,家庭教育的基础就在《弟子规》,所以才有善、恶业嘛!所以,来决定你的结果是好、是坏,是你从事的过程是好的还是不好的,最后会有一个结果叫「业」,从事了这个行为,从事一件事情的过程叫「造」,「造」者从事,而同时否定有「业」这个东西、有「结果」这个东西。「业」是结果,我不知道十六。所以不断地造新殃,莫更造新殃」啊!现在无法去随缘、无法去消旧业,我们说「随缘消旧业,都往哪边创造?往痛苦的人生那边创造!以前不是嘛,人都活在过去的业力引导嘛!比如说现在的人多数也有创造,(师父笑)你要如何叫他去创造?所以,他不知道这个叫苦难,就直接受苦了,你的人生一定有苦难。有的是连苦难都不知道,智慧永远生不出来。

    讲一个故事,如果没有那个定见,要有定功啊,反而略而不谈。所以我们自己要有一个定见,这个目的的价值意义,不是说我只要能够动歪脑筋去达到我的目的就解决了,才有资格叫做「智慧」,聪明里面一定要具备分辨是非邪正的能力,基本上,知识、常识跟智能是两码子事啊!智慧跟聪明也是两码子事,你要知道那是垃圾啊!所以,对啊,你也要知道……也要知道那是垃圾啊!(师父笑),前提之下,对不对?可是,你自己就会去筛选、去过滤啊!我相信没有人喜欢把垃圾拿回来自己家嘛,所以你的分辨能力就会愈高!就可以知道什么是对你自己有伤害、对你自己有好处的啊,感受性就越强,你的敏锐度就会越高,「师父讲的我都知道啊!」问题是知道、做不到嘛!做不到就这样而已嘛!

    智慧生不出来,好比我刚才说的那个例子,你跟他说真话……你就不要说这些长时在熏染错误观念思想行为的人,所以,不得以少善根、因缘、福德而依止大法,你怎么有那些福?所以,想要提升再说。什么是痛苦到一个程度?消业嘛!业若不消,等他痛苦到一个程度的时候,先把他放下就好,有时候因缘不成熟,他不喜欢接受简单的思维。所以,现在的人复杂久了,其实很简单啊!可是,是啊!他们个个都还有痛苦啊!(师父笑)那就是因果的问题啊,也满庆幸的啦!现在我们自己还可以有把握讲一句话说:「我可能是我自己以前朋友里面最幸福美满的人」,包括以前在台北玩地下音乐的朋友,多数的人都活在颠倒不如实的世界嘛!

    你自己的生命状态越提升,颠倒不如实」。所以,随解取众相,但以心为主,所以才有「所见法,就否定了原来的,延续出去久了之后,我们就一直在延续,境界为缘长六粗」!痛苦的人生这样来的。当我们没有一个路径回溯回来「那个知见就好了」的时候,无明不觉生三细,「知见立知为无明本,佛家讲一句话,我……至少我没有认真学。

    我这样看一看,没有,空的,我从来不知道台湾有什么西画的价值观什么的,他说:「妳们台湾有什么艺术可言?」咦?学西画学那么久,我也觉得很丢脸,那个老师问我一个问题,还是很有家庭伦理道德观念的人!只是说我们接触到的是比较浮夸的那一面这样子的。后来,当成怪物了。当代艺术家在他们……其实欧美国家大部分来讲,应该算当代艺术,艺术家已经把现代艺术……当代,其实大众是不接受的,他们那边也是已经有这个现象了。其实那边的艺术已经被边缘化了,受到冲击很大,后来接触完回来,因为我是从头开始,然后我就想到说以前我去国外念艺术的时候,则以学文。

    师父:所以,行有余力,它就像那个《弟子规》里面讲「有余力……」。

    莉玲师姐:对、对,之后才能学文艺,很迷失啦!

    师父:对啊,现在是希望你透过艺术的赏析得到痛苦人生的状态(师父笑),提升他的生命状态!但是现在不是,希望众生透过艺术的赏析可以得到这样的思维,也都是在告诉这些道理啊!它用艺术的工具去表达这样的思维,那不是艺术吗?那些天女什么的,有没有人去批评它?它还是在历史上留有很重要的一席地位?是啊!敦煌石窟,它是你人生的状态而已嘛!而它里面涵容很多艺术啊!对于说矛盾又矛盾在哪里?敦煌艺术啦,它也是中性,也对「宗教」这两个字贴标签啊!事实上,所以让现在的人对宗教有一个错误的观念,导入迷信的状态,因为大部分都迷信嘛,这个宗教本身也要负很大的责任,现在很奇怪,谁比祂还有钱?祂那时候武功最厉害啊!谁比祂还神勇、比祂身体好。家庭美满啊(师父笑)!可是,对不对?整个国家是祂的,要走入这一途吗?

    莉玲师姐:师父刚刚讲那个……就是以前的人是要先念经史,要走入这一途吗?

    师父:所以很奇怪啊!释迦牟尼佛当年可能是全国最幸福美满的人,真的。

    怡慈师姐:然后你就觉得说:「天啊!你们这些人怎么……是你们怎么了?」

    莉娟师姐笑:准备人生有大彻大悟,我朋友就会说:「妳是……」

    怡慈师姐:对,完全不用吶。

    莉娟师姐笑:你是遇到感情受挫吗?

    怡慈师姐(打断莉娟师姐说话):妳是怎么了?妳几岁?妳怎么会这样?

    莉娟师姐:对啊!比方说你可能在我部落格上面看到一个「我参加座谈会」,或者你在参加或是在看什么经书,因为当你提到「佛」这个字汇,路遥知马力啊!

    师父:事实上,要走自己的路啊!不会啦,你期待下一代怎么样?所以,你还在创作。

    莉娟师姐:这个我已经习惯了,你还在创作。

    师父:教育者这样子,他问我同学对我的观感,他觉得……他问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,事实上闭路电视与有线电视。妳就不要来。

    怡慈师姐:他觉得那是老人的思维,还有他觉得我是一个几岁的人(学员笑)。我说我……

    师父:妳自己去想啊!

    怡慈师姐:他觉得……对,妳如果不会的话,现在……

    莉玲师姐笑:我才要说他应该会先问妳:「妳会不会抽烟、会不会喝酒」,那时候我就一个观感啊,那就不叫「艺术」。那你会觉得说那「艺术」的定义到底是怎样?要如此暴力血腥才叫艺术?又或者是你必须要……。

    怡慈师姐:他问我说……他问我同学跟我说:「妳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」他觉得……

    师父:伦理道德是被排诸于艺术以外的啊!

    怡慈师姐:好可怕!

    师父:现在暴力血腥是被认同的艺术啊!

    怡慈师姐(打断师父说话):我就觉得好惨哦!怎么会变成这样?

    师父:所以,他觉得说如果是这样提的话,他觉得说谈创作其实某一个疗愈的那一块啊,因为他不知道啊!

    怡慈师姐:觉得很可惜啊!甚至他有提到一个,可以理解的角度是这样,菩萨畏因」啊(师父笑)!所以,叫做「众生畏果,他却强调造成或者说去支持造成这样现象的原因啊!所以,对不对?可是,一个人愿意死掉被人家砍头的吗?我相信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家人这样,我若说……以麦可杰克森这样好了,一个人要……好,迷惑啦!我们这么说啦,就可以显出「迷」这个字是常存在这个世界,从结果论,可是,它是可以被理解的,大家都有话讲,这是从现象去论,古代我们比较向往的教育是「思无邪」!好啊,你的文艺一定是「思邪」嘛,如果你没有伦理道德的基础,很大!

    师父:所以,那种冲击啊,我不知道上師說法講紀】2009年農曆(閏)五月十六。艺术哪有自由?(师父笑)

    怡慈师姐:我觉得有一种内心被搅拌了很大一下,艺术哪有自由?(师父笑)

    师父:没办法啊!(师父笑)

    怡慈师姐:那我就觉得说……

    师父:所以,然后你不能被这种……艺术应该要怎样、怎样,他就觉得说你被宗教化,散播好的能量。」然后他就说:「我觉得妳被宗教化」。就是当我们一谈到这种关于心灵啦、平静祥和的东西的时候,然后你才有办法把你做的东西往外推出去,可是我觉得艺术应该在某个程度上是先自我有一种……你自己要先做好,要够暴力、够血腥、够不一样、够kuso。然后他就问我说:「那妳接不接受『卡漫』?」我说:「我觉得……我应该比较难接受这种东西,当代艺术要出奇制胜啦,他们爱谈的就是那种……你知道,你会觉得说就是创作……因为他是一个……他是南艺的老师啦,当代艺术不提供这样的氛围。」然后其实心中顿时被搅拌,然后教授就说:「妳这样子的说法是大叙述,就谈到艺术创作对于我们应该就像宁静祥和、平静那一块,那天在谈创作的时候,我现在有在旁听研究所南教的课,19:00~21:00

    怡慈师姐:师父,19:00~21:00

    (...接)

    紀錄組恭敬整理

    地點:屏東縣東港鎮光復路一段148號(魚問屋)

    時間:98年07月08日,(師父笑)我們就去做就對了,我們就不用去想太多了,所以叫「不可思議」。既是不可思議,而不是不存在,只是這個理路因為眾生的邏輯沒辦法去理解,外在的投影當然會跟著轉化!所以它有一個科學的理路啊,你內在的程式改變了,你的真心,所以,你是真心嘛,好像「哦~好神奇喔!」不是啊!因為你的定,「咒」能化除一切罪、一切災難。就是說讓我們一般從外面去想,真心直說,咒者~真言,那個「咒」才會長養出來嘛,所以說我們先要有「定」,是不是這樣?

    (On May 16, 2009, anintercalary month in the LunarCalendar)

    Buddha Dharma Teaching by MasterHong Sheng in Pingtung on June 8, 2009(PartII)

    弘聖上師 说法讲记 2009年农历(閏)五月十六屏东明觉法堂(下)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我們說依定起咒啦,它也可能擦槍走火(師父笑),它可以幫助我們化解嘛,果招迂曲」啊!我們的起心動念是最重要的啊!同樣一個東西,那會「因地不真,一直念佛要把人家降妖除魔不是一樣?所以,那個和小妍看到鬼,不是說遇到事情了:「趕快播下去降妖除魔」(學員大笑),都在你的投影裡頭。這種音聲也要懂得聽,對不對?整個宇宙重重無盡的空間,你的人事物就會比較平靜啊!這個人事物……你們現在應該都不用多做解釋了吧!這個人事物不是特指你們看得到的,你再投影出去,是不是把它改變成平靜的程式?你內在的平靜,把紛亂的程式淨化,也是一種改變程式啊!淨化嘛,如果還有問題的話。

    師父上人元和妙音淨化並釋義

    師父:包括我們元和妙音的唱頌,所以把握時間,今天有點晚了,快九點了,時間差不多了,不是這樣。

    莉玲師姐:各位同參,牛味又來了,好棒哦!對不對?不是牛又來了(學員笑),(師父笑)不時就哦~檀香味,你聞到的就都變香味了,這樣你就會改變了,多想些美好的事情,要改變程式啊!不會啦,就是你的程式,好像那個味道是在記憶力裡面。

    師父:對啊!如果是記憶,要從劇本改變,是不是很矛盾、很傷腦筋?(師父笑)那些演員的角色都是你自己設定的呀!所以,你看,那你討厭你戲裡面所有的演員,你自己是主角啊,你是編劇家,你自己編劇啊,我還討厭那個人?那個討厭是我自己寫出來的,我自己寫出來的程式,不是針對你,闭路电视什么意思。你自己寫的程式你自己還在怕(師父笑)?我的意思是這樣。我舉一個例子比喻大家,那是你自己的投影,你不能不知道,我們怎麼成方圓?就不可能了啊!可是,我們外在的規矩又不要,如果我們沒辦法直接契入正法、自己長養出佛性來,(師父笑)不會念的是外道啊!可是,會念的是正法,依他性還是外道。如果你們這樣念,念佛還是他心覓法,其實,為什麼叫你們念佛?階段性也很不捨跟你們講,這樣是外在的問題還是內在的?

    阿鴻師兄:時常都會,不是從演員上去改變。

    師父:最近還會聞到(不明的臭味)嗎?

    所以,出來的世界才不穩定嘛,對不對?心性不穩定之下,出來解碼就不一樣了嘛!你們常處在對立,那些密碼改變,改變我們內在的排列組合方程式啊,意思就是自己改變啊!我換另外一個名詞,你要從投影機裡面的底片改變啊,還一直在投影這樣(學員笑)。你說:「那個有夠恐怖哦!那個怎麼惹我麻煩?」還一直在投影啊!沒輒啊!你不知道要改變你不喜歡的人事物這個投影,你自己在那裡嚇得要死?你這台投影機自己在那裡怕得要死,你投影出來不好的,我們的人生是我們自己投影出來的,我們每個人自己都是投影機,你現在在害怕的事情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!我最近常用一個例子,而不是去害怕。我順便分享一個,對不對?念劫圓融濃縮就是自己一個啊!所以是你要如何突破的問題,浩瀚無窮,他怎麼會?

    所以,過去生的時空,所以他會啊!假如沒有那種時空,沒有被洗掉、沒有遺忘,兩歲小孩朗朗上口這樣。就是他的記憶在某一個時空交錯,爸爸、媽媽都不會,兩歲的小孩子,果然是古文,後來找語文學家鑑定,所以他講印地安的古文,他曾經講到他有一世是印地安人,生出來才兩歲就會講八十種語言了,怎麼會前世今生還講得出來?對不對?比如說美國有一個小朋友,就沒有了啊!那有的……如果沒有那個時空,「靈」很多,我們不說「神」好了,哪有那個降駕?那個「靈」,如果沒有另外一個時空,比如說一般民間信仰有降駕、起駕,乃至現在的知識分子不理解的狀態,你們會對很多現象不理解,所有的維次空間、時間都突破了。

    所以,哪還有時空?你就突破了,「止」嘛!你止、一念不生了,一念不生,抽象概念啊!禪定,(師父笑)用什麼方法?禪定!那個方法就是「禪定」。為什麼?時空本是不相應行法,無量劫了,好幾劫了,辦到了,但是佛家已經辦到了,可是辦不到,等於零。他們用數學的理論去推測到這個現象,最新的報告說:「時間跟空間在某種條件之下是等於零。」也就是說不存在,美國太空總署的科學家研究,聯合國做了好幾次報告了。太空總署,又要拿科學家的發現跟研究報告,現在又很麻煩,百思不解:「什麼叫做念劫圓融?」所以,如果沒有一些基礎,你(指柏志師兄)媽媽都沒有看過書(學員笑)。念劫圓融啊!所以,(師父笑)她朋友一聽就:「蛤?無量劫才能成就!」會的哩?縮!一念間!所以「念劫圓融」!今天說的後段這些,地球從生成到毀滅乘以四、再乘以二十、再乘以四是時間的基礎單位~「劫」。前面再加一個「無量」,一大劫是四次的中劫;一中劫是二十次的小劫;一小劫是四次地球從生成到毀滅。所以,基礎單位,我「劫」都是用大劫來計數,然後一個小劫是地球的幾次生滅。

    師父:我方便講啦,有大劫、中劫、小劫,一劫有多久?

    莉玲師姐:好像有……我大概以前念過,劫數的劫,「劫」是一般佛家的計數單位叫「劫」嘛,幾年幾年這樣?月曆一年一個計數單位嘛,你們知道的要不要說一下?我們現在的時間是不是秒、分、時、日、月、年,還無量劫。你知道「劫」多久嗎?一劫,(師父笑)想說「劫」已經這麼久了,對不對?無量劫「喊破喉嚨也枉然」!

    昨天她(指莉玲師姐)朋友聽到「無量劫」嚇一大跳,才不會落在「口唸彌陀心散亂」,才同時要用念佛號提醒自己嘛,這個叫做「念佛」!因為是現階段不容易做到的時候,你的心、願、德、行跟佛一樣,行為要去落實啊!所以,「行」,德修啊,內在啊,德啊,可以幫助人家得到利益的!對不對?願啊,我生命存在是為了有一口氣在,我的生命存在不是為了我自己的名聞利養存在的,願是「眾生無邊誓願度」,那你就清淨!願啊,對不對?清淨啊,對不對?你就跟祂一起這樣想嘛,你就跟祂一起想什麼。祂想的是慈悲啊、幫助眾生啊,這是不是跟祂相應?祂心在想什麼,你就不要做,佛不會做什麼,你就去做什麼,你瞭解佛會做什麼,所以,所有的行誼都在經典裡,相應於外是什麼?「念佛」是要你的心、願、德、行與佛相應嘛!

    那佛是什麼?智慧覺悟圓滿者,這兩個字你要瞭解。形式上「一」,所以,勿令起惡」叫佛,「覺察身心,是真實要去落實。佛者~覺也,「修正」不是只有耳朵聽聽、嘴巴講講,而且要非常努力。「修正」這件事情,就是「修正我們自己的身、心、行」這件事情要不間斷,憶持戒行不犯、精進勤了,前面的都忘光光了。念者~憶也,(師父笑)你可不要聽到後面,再三強調哦!剛才我說很多,這樣應該不會衝突嘛!念佛最後不是依賴外在,這樣就好了,這樣就好了。要睡覺的時候聽音聲,你就專心念佛啊,你會分別,我的意思是說「分」是什麼狀態?是你自己還是……?

    師父:如果這樣,我的意思是說「分」是什麼狀態?是你自己還是……?

    阿鴻師兄:好像是我自己。

    師父:我知道,你就不要聽,心還會如何?會岔出去,你就播著。如果覺得這樣耳朵聽了,你念佛念得很輕安、很專注,為什麼我不能同時?」不是這樣啊!所以你一定要用自己的真心感受去感知。你如果覺得後面有音聲在唱,「唉!他們都同時,這個沒有標準規格啦,你就不要同時,你一定要以你自己的真心感受為主。你如果覺得會干擾,聽好,法非定法,那他可以同時。所以,有的人不會,可是,如果會干擾就不能同時,念佛的時候跟聽音聲不會衝突嗎?

    阿鴻師兄:不是啦,就專心念啊!聽的時候專心聽啊!這樣應該很清楚了。

    師父:有人?

    阿鴻師兄:好像有人叫我分那個念佛的跟那個聽音聲的聲音。

    師父:要看你自己的狀況,念佛的時候跟聽音聲不會衝突嗎?

    阿鴻師兄:念佛的時候跟聽音聲好像不能同時。

    師父:蛤?

    阿鴻師兄:師父,到底是在唱什麼?唱什麼東西這樣,也覺得又沒什麼齁?

    師父笑:現在聽就覺得截然不同了(學員笑)。唱這個,之前你在聽音聲的時候,有什麼方法可以和平共處?有什麼心態可以去學習成長?這樣就解決了!

    阿鴻師兄:對啊!

    所以,有什麼方法理路可以令祂們歡喜,不如……?想辦法,與其害怕,(師父笑)?對不對?所以,對不對?人家在暗、你在明,你害怕……害怕也沒有用,要不然,闭路电视什么意思。建構你很欠缺的「信」,一定要說人事物啦,然後就沒事了。

    (師父笑)是沒辦法啊,那個鬼就和顏悅色這樣,結果,她還對祂表達說:「我們師父教我們不能跟人家對立……」說了一套就對了(學員笑),當下啊,結果那個鬼變成和顏悅色,說:「這樣我的心態不對……」什麼的,真的啊,於是向祂對不起,我們說的無形的眾生。她一個頓念,你們說的鬼,對待這些人事物。」包括無形的,我們不能用仇恨心對待人,想到我告訴過她:「我們不能跟人家對立,那個手……非常兇的手要捉弄她。結果她頓然……換她嚇一跳:「怎麼會這樣?」那個頓然嚇一跳的同時,她唸的時候,因為那個鬼更兇,結果她發現根本沒用,第一反應就:「阿彌陀佛!阿彌陀佛!阿彌陀佛!……」唸佛要對抗祂,很兇。她看到鬼,一個男鬼,結果化境看到鬼,睡、睡、睡,好像是午覺,在她媽媽那邊睡午覺,小妍啊,這個例子也是最近和你去台中那天發生的,外在的衝突與對立就不存在了!

    舉一個例子,化除內在的矛盾,這個觀念都是我們內在不對!所以,對不對?這是相對的。可是,我就害怕啊,我就驕傲啊!為什麼會害怕?我比你弱,我們心裡有對峙才會害怕、才會驕傲嘛、才會……等等心態出來嘛!那為什麼會驕傲?我比你強,令我化作雲!同樣就沒事了嘛!不能用對峙,對不對?當我不能戰勝雲,令我化作風,我常對你表達的那個理是真的啦!當我不能戰勝風,我們不能害怕,我常告訴你們的,就要對它感恩,那一事讓我們長一智,如果不經一事不長一智,你還在那裡:「嗯~是真的、假的?」(師父笑)親身經歷啦!真的啦!不經一事不長一智。所以,在談這個的時候,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說這句話?大概兩個月前?三個月前?(師兄回覆:我忘記了。)大概三個月前,是啊,所以……(師父鼓掌;學員笑),(師父笑)至今他們還不知道。你說無形的存不存在?

    師父:你現在很肯定了,收!冒出來(泥火山)了,那不要給魚吃了,結果眾生都不學釣魚,讓眾生趕快在這個時候去學釣魚,為什麼會這樣?是希望給一點魚吃,他們豐收,下大雨淹水,颱風天豐收,他們家還豐收,周邊的都全部毀了,讓他們颱風都颳不到,損失慘重!那是我們心壞嗎?不是啊!養奸姑息!不能養奸姑息啦!之前都是我們去田地裡和地基主溝通、佈下那些防護網,整個田地毀了,收!收回來!結果泥火山從他們的田地中間冒出來,所以我說這個不會把人家嚇到,現在有人提了,我怕你們嚇到,那事沒告訴你們,結果他不長進又不努力啊!我們只好把佈下的那個防護罩收回來。(師父笑)結果收回來的那天立刻遭小偷。

    阿鴻師兄:有!

    我說的這對夫妻,對不對?我們去為它布局(防護罩),類似「天成」這樣,咱們就收了,他們來的時候,對這對夫妻跟他妹妹明示:「要努力了!」他們要努力啦!最後一次在枋寮,我說:「這樣我們要顯嗎?」義孝還是楞住啊!我說:「不要!我不要用。」「那跑掉呢?」「跑掉就算了!」結果那時候我就明示,我們若不顯神通啦,你看有多少人會來?」義孝就楞在那邊。我說:「跑掉百分之九十。」是啊,我們如果不要顯神通,我就問他說:「義孝,義孝坐在車上,我有一天從這裡(東港)開車回去,後來我就明示了,也類似這樣,他們也是務農的啦,有一對夫妻他們也是,都不要來了。

    我舉一個也是滿……只是那時候沒講啦,(師父笑)結果就倒了,不要太用那種通力,於是我收起來,沒完沒了!後來,有體力就又吃喝嫖賭了,我們再給他體力,又來又虛弱不堪了,又來了,吃喝嫖賭就又跌落谷底,又吃喝嫖賭了,沒事了。」再有體力,「好了,又解決了,這怎麼辦、怎麼辦?」好,又來:「師父,然後造成問題又無法收拾了,吃喝嫖賭、吃喝嫖賭,造成諸多的問題嘛,「吃喝嫖賭」是因嘛,吃喝嫖賭這樣,回到原來的……我們說吃喝嫖賭,回去又回復原來的個性,他就回去了,解決之後,我們當下幫他解決了,他希望你當下就幫他解決。好,他要來尋求解決,就是他遇到問題,這些人多數有一個共同特色,很多人來來去去,以前我們在枋寮的時候,那已經是很不得已的方法了。

    也就是以前我常說的,不要遇到事情才要怎麼樣吶,對不對?撥一點零用錢還他這樣。所以,他哪有壓力,一千萬的來向他討債,賺到已經超過五千萬了還在賺,平常賺、賺、賺,有一種又更積極,這兩條路徑你自己選擇(師父笑)。有一種不是,不會覺得害怕嘛,所以我不會覺得痛苦,我剛好有錢,他來跟我討的時候,我現在就努力在賺錢了,另外一種是什麼?他還沒來跟我要,對不對?好,因為人家會來跟你找麻煩,當然你會痛苦,你還不出來,那時候才開始要賺錢嘛!所以人家來討的時候,因為你還不出來,你就很痛苦,人家跟你討的時候,現在人家無奈啊,你才要從那個時候開始賺錢,人家來跟你討,你的狀況是……假設你欠人家一千萬,為什麼不預防勝於治療呢?乾脆不要害怕嘛!念到不害怕嘛!你這個狀況我舉個例,我們與其臨時抱佛腳,對不對?就來不及嘛,對不對?台語說一句「袂赴市」!你這叫做臨時抱佛腳嘛,這樣就來不及啊,收訊不清)

    師父:是啊,你現在在家都如何做、如何改善?(師父笑)說「改善」比較那個,越來越跌落。

    阿鴻師兄:ㄍㄧㄥ的時候……(因距離遠,我們的生命狀況會越來越跌到谷底,還會越顯嚴重,我們不但改善不了,阿如果我們把所有知道的都往外要求的話,我們在改善的速率就會很快,我們把所有的事相都濃縮回來、迴光返照,那佛學是內學啊!所以,佛典是內典啦,更何況去其他的地方!所以,「不得以少」了吶,就不得以少善根、因緣、福德,那一個路徑算是最簡單了嘛!要去那邊,對不對?那麼,想知道闭路电视什么意思。你透過其他法門……必須現在就做佛吶!像六祖惠能祖師這樣比較難還是指望這樣還能去個凡聖同居土?至少也是極樂世界比較好,你說最簡單?!」真的啦!易行之道,追求不到,(師父笑)「極樂世界你說最簡單?我一生追求,腳底都涼了,現在很多人聽起來,極樂世界啊!最簡單啊!可是,就「法」上來說最容易去的好了,可是少。我們就說……好啦,不會完全沒有啦,現在基本上都少,沒辦法啦!妳也沒辦法去期待現在所有的人善根、因緣、福德都很具足,妳說的難免……妳那個層級的學生已經都是從小這樣的累積了,(師父笑)不是他們怎麼樣才會聽話。

    師父:阿鴻,對不對?就一定是哪個角度?「請問我們要怎麼樣才能把我們的小孩教好!」要怎麼樣教好,相信在座各位在問就可能不是這個角度了,妳要要求妳的學生做到?不可能的事情啦!如果是我們,結果還給我補了一句:「好難哦!」[腫頷](台語:比喻胡扯)(學員笑)!妳就好難了,整個臉都綠了,我說:「妳要做到!」這樣而已,她說一堆啊!說她們有什麼班、什麼課,後來還補一句話:「好難啦!」你知道我對她說什麼嗎?「妳要做到!」這樣而已(學員笑),結果五個人的臉都綠了,對不對?我回了一句話,對不對?這是不是?語意之下又在要求別人,這不一樣,不是問說「我們怎麼樣才能把他們教得好」,我們的小朋友要怎麼樣才會好教?」好教,我請教一個問題,她就問一句話說:「可是,她說……意思就是說我們講得很好,就問我一句話,她們的……算園長?代表啦,那講到最後,《孝經》、《弟子規》……諸如此類,她們這五個共同的職業就是在教小朋友讀經,宗教類別就不講啦,五個人,那天他的朋友來,我講一個例子讓你做參考,你說的這個問題,對不對?不能這樣。

    所以,而不是說服自己而已啊!什麼叫說服自己?「我都知道啊!只是我做不到啊!」說服自己嘛,要做到足以說服人家,這個前提是我們要先做到啊,你是不是就更開闊了?都是一層一層出去啊!但是,那也不會奪命連環call,也許哪一天你出去很開心,對不對?所以這表示不開闊啊!好啊,那一個禮拜的愉快也就沒了,你煩得要死,結果奪命連環call,本來很輕鬆愉快,沒有奪命連環call?對不對?你出去,就是說她怎麼能夠放心讓你出去一段時間,你看。以一種開玩笑的講法去講實相嘛,對不對?(師父笑)那你就有一個禮拜出去透透氣了,妳們家小柏當個司機這樣好嗎?」她二話不說:「好、好、好」,我月底要去台北一趟、一星期,「劉媽媽,劉媽媽啦,卻連姓都不知道!

    所以,好像很熟這樣,你是不是就越幸福美滿!是啊!比方說如果現在我隨時說……咦~我還不知道貴姓啊!(師父自我解嘲笑說)你看,你的智慧越開闊,不見得你周邊哦,你知道【弘聖。你的人生……你的哦,你自己修正自己,所以,結的果一定是自己享嘛,回來還更對我惹事生非(師父笑)對不對?說真的啦!自己的因,回家後又更慘,認識個什麼師父,介紹去那裡,沒介紹去那裡(黏黏屋)還沒事,「你看,也就不會讓人家對我貼標籤嘛,表現出正確的樣子,即便不是非常……至少勉強去落實正確的理路,是啊!至少我說的你會去落實……你勉強嘛,為什麼你知道嗎?算是你沒讓我丟臉,也是很感恩你,蹺蹺板而已。所以,它變成這樣啊,(師父笑)表示你做到的部分比她多吶,表示你的努力大過她,至少你媽媽對你的觀感也有轉變了,慢慢去轉化。

    師父:劉,卻連姓都不知道!

    柏志師兄:劉。

    雅聰師姐:小柏姓什麼?

    (師父對柏志師兄說)某一個角度我也很讚歎,(師父笑)不能這樣啦!他山之石足以攻錯,不是說「我都知道啊!我只是沒做到而已」,做一條」的問題,是「知道一條,真實心中作!而不是看很多書的問題,我們就去把它落實,知道一種正確的方法、理路,我們比較強調「真實心中作」!不要去知多,虛妄的世界就是帶來很多痛苦的世界。所以,就處在虛妄的世界,那麼和和顏悅色是不是就兩極?那就是陽奉陰違了(師父笑)。陽奉陰違就不如實嘛,我們會不會真實落實?如果你「不會真實落實」,因為我們很容易和顏悅色、客套嘛!可是,從某個角度啊!我們在學習成長的過程都陽奉陰違,我們自己都是陽奉陰違,從某個角度來說,所以,得十分利益」,得一分利益啊!十分誠敬,印光大師也再三強調啊~「一分誠敬,「信」是從瞭解來的。所以,「信」很重要啊!「信」不是要求來的,那就慢慢等吧!所以,又要我的病好,我又不吃藥,我不能不吃藥(師父笑)。既然生病了,當我生病的時候,可是,藥本身不是好東西,「法」是藥,我說的那些功課……,(師父笑)所以幹嘛要追逐?

    所以,對啊,神通就只能塞牙縫用,天地悉皆歸」!天地既悉皆歸了,「若能常清靜,我們就要有道德嘛!所以,德修的問題啊!我們說我們要通於天地、行於萬物,還是我剛剛前面講的,你就不會被「果」反撲啊!所以,「果」就運用自如嘛,如是因就如是果嘛,我們是叫自己「這個不行、那個不行」!(師父笑)你們自己會這樣嗎?所以,十輩子再說吧!內控!「內控」你們聽得懂嗎?我們不是叫人家那個不行、這個不行,我們內控的功夫一般人可能……我們若說難聽一點,不要只看到我們的神通道力吶,最終還是那個「信」啊!所以,所以,神通就是最大的弊病,又「後令入佛智」這一段,又沒有能力把眾生透過神通「先以欲勾牽」了,不斷一直妄用神通,神通是個工具。如果妄用神通,只有下愚之人要追求神通啊!

    那是不是說神通不好?不是!是神通不可妄用,就好了,他就會改變人生了,你說法、講道理給他聽,對不對?上智之人,(師父笑)表示我們是下愚之人,我們如果是要神通的,我們自己去評斷,好,現以神通」,示之以法;下愚之人,神通道力有什麼好追逐的?是要不要用啊!更何況「上智之人,自然就有那些神通道力啊!這樣而已。所以,就是十善業。你有這個,你的感受是什麼?(威呈師兄靜默未答)她(加護病房的病人)女兒現在還在追求神通道力啊!現在還在追求啊!(師父笑)她不知道神通道力的基礎就是孝養父母、奉事師長、慈心不殺……,那時你出來時,威呈,比如有人和我去加護病房處理事情,當你們在看我的神通道力的時候,神通道力是我們的本能,我也再三強調,你該怎麼做?好比說那天有人很羨慕我們的神通道力,大乘法論心不論事。

    如果你想要生命狀態變比較輕安、比較沒有障礙的時候,事相一樣、心態不一樣嘛!所以,行為上有沒有不一樣?沒有!行為上就是事相,可是,不能外相去什麼?去迷信啦,人家坐在寂光淨土啊!那個差別就是這樣而已。所以,人家不會啊,我們這裡還會踩到狗屎、還會什麼的,我們在五濁惡世,我們和祂牽手,釋迦牟尼佛常住在寂光淨土,隨其心淨即佛土淨啊!所以,你清淨了,清淨,我們用比較白話來講,你「自性釋迦」出來就是清淨、寂靜嘛,「信」很難啊!好,所以,維次空間是如此而已嘛,世間有顏色嗎?是那一個差別,都是有顏色的,闭路电视。對不對?我們帶墨鏡看世間,穢眼去看任何事情都是汙穢,是汙穢的穢哦,因為人家用五濁惡世的穢眼……(師父笑說)不是智慧的慧哦,人家看你還是不好,全部都是美好的啊!那為什麼人家看你還是不好?我說如果你已經美好,哪有「不好」這一件事情,你處的世界就是淨土,如果你自己內心的彌陀出來了,唯心淨土」,「自性彌陀,何嘗不是在引導它的感恩?它結晶就變漂亮!這樣人生就改變了。

    所以,我們階段性用「感恩」給它(水的結晶),把我內在引導出我的美好!好像江本勝博士做的實驗,就是「美好」這一個東西!我借助外在這個表達「美好」,中文就是無量光、無量壽、無量智,阿彌陀佛,古時候印度用這樣的講法,所以,尊重譯音而不譯義嘛,這個名號是譯音嘛,大家也許又有一個誤解,它都有表法!如果我們講這個名號,自性的釋迦牟尼佛出來嘛、自性的觀世音菩薩,自性毘盧遮那引導出來才叫真的,引導出我們自性彌陀!是這個自性彌陀長養出來才叫真信、真理,時時刻刻提醒自己,所以我們才要假借一個名號,無奈啊!我們沒辦法直接做到自己就是毘盧遮那佛啊、阿彌陀佛啊,可是,原來心外求法是了不可得,階段性都是心外求法,念個阿彌陀佛、念個什麼毘盧遮那佛、釋迦牟尼佛,階段性……我也坦白跟你們講,差這樣而已!

    所以,所以她的問題解決了,因為她的「信」把她自己的信心長養出來,她不知道念佛是什麼,念、念,她二話不說,這樣就好了」,我告訴她:「妳回去念佛,(師父笑說)Sona,那時候她連什麼是佛都不知道,不是「念佛」這件事情無效哦!另外一個人……你們同質性的(易感體質且被入侵)坐在這裡,「念佛」對你就無效哦,你就無效了,你就不信了,念佛有沒有效?是真的還是假的?是不是師父在安慰我的?如果這樣,長養一切諸善根」!比如說念佛,「信為道元功德母,改變我們不喜歡的結果?就不可能的事情啊!

    所以,我們怎麼去改變我們的結果,都沒有,对于上師說法講紀】2009年農曆(閏)五月十六。我們也沒有信什麼,如果我們連瞭解的步驟都不要,就要靠什麼?才要靠「瞭解」來加強信願啊,又捉摸不進去,「信」最難啊!那表示什麼?要從「信」捉摸進去啊!那「信」很難,對啊,你應該會……(師父笑),我說這個字,我說「信」這個字最難(師父笑)!最近不見,參學很多啦!昨天那個,參嘛,只是她比較客氣啦,我那天跟她(指莉玲師姐)朋友說……她朋友應該也參很多啦,所以,就是說信願還是比較不足啦,結果就自然會有啊!其實,你從原因去捉摸、落實原因,你就要去找原因啊,你先設定什麼樣才是你嚮往的結果,都逃不出因果啊!你要什麼結果你先設定啊,六道輪迴好了,我們說比較低一點,任何事情啦,你看有沒有照做功課啊?(阿鴻師兄笑笑未答)所以,最近有什麼感覺沒有?

    師父:不會啦,最近有什麼感覺沒有?

    阿鴻師兄:ㄍㄧㄥ啊!無奈啊!

    師父笑:很不好?要讓自己好啊!

    阿鴻師兄笑:很不好。

    你們還有什麼……(師父關心阿鴻師兄)阿鴻,這是一個很無奈的現象。

    師父笑:不會啦!君子樂得作君子、小人冤枉作小人!要過幸福美滿人生是自己的事啦,美術班的同學啊!是啊,我不就不是在畫圖(師父笑)?我高中同學,我高中同學說……跟妳說什麼?「曉戈不是藝術、是宗教」,你們會很[鬱卒]啊!(學員笑)(師父對怡慈師姐說)好像也是妳告訴我的,你們聽到,我不相信昇華是讓自己人生痛苦的啊(師父笑)!

    怡慈師姐:師父,你有昇華,你在音樂的範疇裡面,玩音樂是不是就是藝術家了?不盡然!亦復如是嘛,那畫家是畫匠還是畫家再說這樣。那音樂,「畫家」這樣而已,因為我畫畫的嘛,我不能堪稱是一個藝術家!只能勉強做個畫家,總體提升,並沒有整個生命狀態的提升,只是存留在思想的表達,沒有這件事情,因為我對我的畫畫沒有深度的體會、沒有深度的淬鍊昇華,我不見得叫「藝術家」,才堪稱藝術。也就是說我是一個畫畫的,「術」的提升才能叫「藝」,我們都還嚮往那種技藝的提升,大概在大學的時候,現在有什麼不能稱為藝術的啊?(師父笑)但是我並不認同啦!以前我們在學畫的時候,也是自打嘴巴,如果不叫藝術,不是那樣不叫藝術」的,在那裡「藝術應該這樣,比喻心胸狹窄),鳥仔肚](台語,哪還有在那邊[雞仔腸,那是我們生命狀態的本能,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,佛的另外一個名號。

    所以,另外一個名號叫做「大醫王」,所以,全部都包含在裡面,就是整個宇宙的人生真相。裡面包含整個宇宙的科學、整個宇宙的藝術、整個宇宙的哲學、整個宇宙的醫學,這幾句拓寬就是整部《大方廣佛華嚴》,能生萬法」,本自具足;何期自性,本無動搖;何期自性,本不生滅;何期自性,本自清淨;何期自性,是精說(專精的說的意思)、略說跟細說的差別!他說:「何期自性,他講出來的那幾句話也是《大方廣佛華嚴》啊,一模一樣的生命狀態。所以,闭路电视维修电话。他就證到跟釋迦牟尼佛一模一樣的位階了,他當下所證到……他光聽到那邊,弘忍跟他講《金剛經》講到一半~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的時候,當他在弘忍會下接到衣缽的時候,讀都讀不完了。六祖惠能濃縮幾句而已,還不要說理解,(師父笑)所以整部……我們現在用一輩子光是讀都讀不完,世尊是細說嘛,佛經很妙,祂一頓念就等同佛了啊!所以,因為我們沒辦法像六祖惠能祖師根基這麼好,諸多人的根基啊,現在的人的根基啊,那種東西不可能一夕之間解決,結果該怎麼生死還是怎麼生死,永遠都活在這種過去的業力引導,如果不學、不去修,一大堆這種觀念嘛!

    所以,在我們自己庄頭的想到庄民才對(師父笑)?你的社會有沒有離開我們的庄頭?也沒有啊!所以,這才對。」怎麼會有兩種標準?踏出社會也是要想到大眾啊!什麼踏出社會是想到自己的利益才對,服務村裡庄內的,我們要服務、捐錢的這些,如果說我們自己家裡,踏出社會,(莉玲師姐笑:自私自利。)「自私自利,自利,(莉玲師姐:自利。)對,先想自己,這是對的」,他說:「踏出社會……」他第一句說什麼?「當然是先想自己,因為尊重妳(指莉玲師姐)父親,本來有一些意見也不好意思說,我剛才在那裡,不是什麼利益都歸自己。所以,自利是把自己圓滿的意思,唯求自利、不求餘物,你們修到讓他……度到忉利天嗎(師父笑)?有誰有辦法這麼孝順?(師父笑)沒幾個有啊!所以那是大孝、小孝還是愚孝的問題。

    所以,你們有辦法剩下的這幾十年,還有幾十年這樣,對不對?好,他們還有N年才會往生嘛,你們現在好好努力,你們現在有的家長都在世嘛,你們有學過,对比一下周大福千足金最新价格。所以以為祂不孝順。要不我們這樣,這一段世間人看不懂,就上去忉利天了,祂媽媽在祂出生時就去世了,祂的演出從示現受胎、出生……等等,那是人生智慧的開啟、覺醒的問題。所以,那個不是歷史的科判、考據的問題,科學家、哲學家、思想家沒有人可以完整的理解所有的《大方廣佛華嚴》。所以,到現在,對不對?這麼一大本的經典啊!那只是略本而已哦!就把宇宙人生真相講完了。所以,祂也是佛了(師父笑),假設龍樹菩薩有能力編造,這是龍樹菩薩編造的!不過,說這不是世尊所講的,很多佛教南傳的小乘就有意見,這個在歷史上的考據學上,出定回到人間寫下來。

    所以,用記憶把小本的記下來,祂以記憶……因為資質異稟嘛,怎麼可能有人有能力講那麼多東西?大、中、小。結果,在二七日中所講的。」祂看了傻眼,在菩提樹下示證涅槃的時候講的第一本經,這就是世尊當年講的第一本經,祂說:「祢看,讓祂看,也就是說沒有真正契入!於是大龍菩薩帶龍樹菩薩去龍宮,表示祂還有傲慢,祂自認為看了、祂都會了,所以,學法是內修嘛,因為祂長養出傲慢心了,大龍菩薩就帶祂……就笑一笑,我都知道了。」結果就遇到龍樹菩薩……哦~大龍菩薩啦,我都看完了,因為世尊講的已經是最完整了,已經沒東西好學了,我這麼厲害的人,祂說:「哇!我天資異稟,祂自視甚高,有記載世尊所說的那些都讀完了,祂三個月就把小乘……就是說傳下來的那些,天賦異稟,資質異稟,就是當年的龍樹菩薩……世尊滅度五百年後出現一個龍樹菩薩,不是我們人類可以去想像的。

    所以,智慧之浩瀚,對不對?所以,如何幾堂歷史課就講得完(師父笑),那他整個過程示現就是整部《大方廣佛華嚴》,一個人一輩子看都看不完,約略而已。約略,所以叫「略本」,又流失一大半,又傳到東土,綱目已經丟掉、流失一半了,失傳了一半,傳到了人間的時候又失傳了,就這麼多了哦,前面那幾頁,你們在看書,小本是所有《華嚴經》的綱目而已,有大本、中本跟小本,所謂的「略本」是什麼?在龍宮……另外一個維次空間,那要如何說得完?我們現在人間傳到的、留下來的《大方廣佛華嚴經》是略本,那就是示現一部整部的《大方廣佛華嚴》,若說世尊的傳記(一生),因為看那麼多做不來啦!所以我保證你媽媽看的書一定比我多(師父笑)。

    那它的由來是什麼?我說《華嚴經》,也沒有必要去看,因為現在的書太多似是而非了,為什麼我不太看書的原因是這樣,所以積非成是就會出來。所以,听听闭路电视和数字电视。我們會被世間所迷惑,(師父笑)諸如此類啦!價值觀如果我們自己沒有一點定功、冷靜的心,為什麼我們說沒有?對不對?所以,我們怎麼能說有呢?不客觀!媒體報導……媒體現在動畫也很厲害啊!人家電影也演過地獄啊,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啊,因為都聽人家在說啊!對啊,有」也是很奇怪的事情,就好像我們說「土城看守所,他就說沒有,他不知道,土城看守所有沒有?(怡慈師姐答有)有啊!阿妳去過嗎?(怡慈師姐搖頭)那妳怎麼跟我說有?(怡慈師姐答電視上……土城是關那個的嗎?)對啊!(學員笑)那地獄有沒有?(怡慈師姐又答有)我的意思說比喻啦!有的人說不相信有地獄啦!他沒去過,就很奇怪的事情,我趕快去地獄才有那個……(師父笑)。

    所以,所以你自己要去承受嘛!他以為說壞女人也會下地獄啊,造成那個痛苦的結果,這個因嘛,就是你這種念頭讓你……,他不知道去地獄只有受苦,錯知錯見啦,我要亂來就更好達成了。」所以,對不對?地獄……哇!又更多,因為那裡可以亂來,我很喜歡去那裡,他們定位:「壞女人在那裡,(師父笑)哪有人……為了他人間的邏輯的設定說……比如說酒店,生命的真相,我們如果瞭解真相,這叫做不瞭解,那叫做地獄。」(師父笑)豈不[鬱卒](台語)死了?

    有人也不相信有地獄啊!就好像你們不相信有土城看守所,你看得到、吃不到,地獄不是你能決定的,不好意思,你們知道嗎?壞女人我比較好得逞嘛!壞女人都在地獄啊!我說:「嘿、嘿、嘿,我說:「為什麼?」「不好的女人都在地獄啊!對不對?」意思是什麼,他就很得意的跟我講一句話說:「我目的就是要去地獄的啦!」(學員笑),那個就直接跳過。最後,他們都有看到,在那裡降駕,中間還有他的學生……一個通靈的突然被降駕,大家高興就好了。結果他後來就……我中間跳過,我們也照喝,我們就要恆順大家,祝賀就是喝酒都這些,他也來祝賀嘛,待在藝術界,那個藝術家大家都很好,去那邊。那天你也有在那邊嘛,就回去糧食庫房聚會的地方,他就慶功,結束之後,很大一個聯展~元神氾遊,那一次好像是我們糧食庫房在文化中心第一次的聯展,不是現在的糧食庫房,在七賢路的時候,總之是我們認識的藝術家。

    所以,是我們的貴賓。闭路电视是什么。」這樣。我說:「哦!這個我很認識、我很認識。」這個人那個身分不重要,我哪會認識什麼人啊(學員大笑)?!她說:「王某某你認不認識啊?(學員笑)我跟他好熟,之前我又沒有來過這種地方,你也是畫畫的哦!有一個人你認不認識啊?」我說:「哪一個人啊?」(師父笑)我第一次來這裡(學員笑),那個媽媽桑……是不是叫媽媽桑?出來說:「唉唷,我們一點都不活躍?我剛才要講的再接一段:結果我要出來時候,為什麼我們在藝術領域這麼久,問題是你們自己發覺,(師父笑)形式我們好像也還在藝術、不藝術,不是形式,我說實質的哦,為什麼我很久以前就從藝術界抽身出來,你們慢慢就可以體會,不好玩!

    我記得有一年在糧食庫房,所以很冤枉,我們最後豈不是一個「空」?空了又[鬱卒](台語:形容心中愁悶不暢快)又墮落、又重來(師父笑),我們執著在這裡,如露亦如電,如夢幻泡影,世間的攪和換得一個字叫「空」!因為「凡所有相皆是虛妄」!一切有為法,它還是一種世間的攪和而已。最後,表示不可能有正向能量,如果我們在生命成長過程乃至你們創作藝術的過程還有這四個東西,這四條是基礎,自私自利、名聞利養、五欲六塵、是非人我,連世間都不可能成就,我們不可能成長,如果我們沒有放下四條,用心不一樣。

    其實,可是,我們唱歌……身體健康啊(學員笑)!同樣的介質,我們也唱啊!對不對?問題是你唱歌會得病,要有這個功夫啊!要超越嘛!人家唱歌,我跳舞不會得病這樣啊,問題是你跳舞會得病,我就和你跳舞,你要跳舞,祂是恆順眾生、隨喜功德!恆順眾生,為什麼敦煌石窟這麼多天女在那裡載歌載舞?所以,它不是說不能跳舞啊!問題是現在很多跳舞就是變成怎樣啊!如果不能跳舞,它涵容裡面所有,佛家是很至善圓滿的教育,這個的擴大就是不同維次空間!所以,感受比較不會那麼痛苦,讓他在消業的過程當中,你卻可以幫他補充一點能量,可是,幫他去補充一點能量。為什麼補充能量?他的業你沒辦法幫他消,這樣就好了,我們希望他比較好,希望他在那種苦厄的狀態下……當然也許他不自知是苦厄(師父笑),就知道要用「善心」去迴向給他,你們現在有在學,我不非」,超越他。頂多「他非,你就超越了嘛,你的生命狀態就提升了,凡事隨緣就好了!你隨緣的同時,你要如何跟他說?

    所以,如果他還沒有到那個臨界點,他才願意說:「我不要再過這種渾渾噩噩的人生」,因為他人生走到一個瓶頸了,我剛剛講的,重點就來了,對不對?他以前是在那種舞場。可是,人家也可以接受啊,說到最後,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是他們的方式。結果我們在那裡說、說、說,那個計程車司機啊,他還滿節制的,因為我在,她就……常跟她說……她講話很直「咦?那是什麼?那是什麼東西?什麼東西?」他就說:「那是小姐……不干我們事、不干我們事」,小妍就白目啊,(怡慈師姐回應:換檯;其他學員跟著起哄:轉檯。)一開始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,旁邊還有一個B5這樣,什麼……類似說「娜娜」(學員大笑),那個螢幕就常有號碼,怎麼都認識這種?」現在去了,我說:「奇怪,因為她介紹的啊,小妍就……她一定要在嘛,那一個小電視是閉路電視那個螢幕。然後,旁邊還有一個小電視,KTV的……那個MTV的螢幕,我本來也不知道啊!它有那個電視螢幕,在那裡還要為他說法啊!

    所以,威士忌好了。」他就拿威士忌,你要喝什麼?喝啤酒還是威士忌?」我說:「難道沒有別的嗎?」(學員笑)(編按:因為師父平常不喝酒)「好啦,阿就進去了。進去就開始叫了:「先生,好像B6號,他就進去最後一間,和他去,類似這樣的那種稱呼語就對了。我就進去,像說什麼王董啊什麼的(學員笑),叫什麼爺啊,大家進去就什麼爺啊、什麼爺啊,他就帶著,包廂的叫KTV啊,還有包廂的,那個卡拉OK有那種大場的,就去了。結果一去,好吧!反正很近啊,那間KTV我想一想……因為在我住的那邊附近而已,我就跟他去了。

    那種地方聽說是有坐陪的那一種,他說他有一些疑惑、人生疑惑,好啦、好啦,我本來不想去。結果,(師父笑)我說:「你的KTV?」那時候很晚了,以前有啊!他說:「那到我的KTV來唱」這樣,我說有啊,結果我的聚會就被從中攔截!攔截就說我有沒有在唱歌啊,她就說要去說這樣,是啊,就在路上和這個計程車司機就認識了。結果這個計程車司機說要來找我,搭計程車要去他們那裡騎腳踏車,她搭高鐵回來,小妍沒事去認識一位計程車司機,也常去台南那一條什麼街?藝文街還是什麼?海安路!常在那邊出沒的人!人家就聽得進去。後來,都是藝文界人士,(師父笑)還覺得滿有道理的,這邊都還聽得進去,人家這邊就不錯,我不是和他去喝咖啡?還有一些藝文界人士。有台南來的,那天林強來啊,再提升啊!

    結果,《十善業道》有了,出世間聖賢的基礎在《十善業道》,出世間的聖賢更不可能,(師父笑)用現在的標準啦!人間的聖賢取得不了,基本上就可以堪稱為人間聖賢,《弟子規》做到,所以,把《弟子規》做得完全啊!《弟子規》是人間基礎,你們就鼻子摸著,你們就往上爬升啊!如果沒做到《弟子規》,你們如果有做到《弟子規》,所以你們自己去衡量,家庭教育的基礎就在《弟子規》,所以才有善、惡業嘛!所以,來決定你的結果是好、是壞,是你從事的過程是好的還是不好的,最後會有一個結果叫「業」,從事了這個行為,從事一件事情的過程叫「造」,「造」者從事,而同時否定有「業」這個東西、有「結果」這個東西。「業」是結果,所以不斷地造新殃,莫更造新殃」啊!現在無法去隨緣、無法去消舊業,我們說「隨緣消舊業,都往哪邊創造?往痛苦的人生那邊創造!以前不是嘛,人都活在過去的業力引導嘛!比如說現在的人多數也有創造,(師父笑)你要如何叫他去創造?所以,他不知道這個叫苦難,就直接受苦了,你的人生一定有苦難。有的是連苦難都不知道,智慧永遠生不出來。

    講一個故事,如果沒有那個定見,要有定功啊,反而略而不談。所以我們自己要有一個定見,這個目的的價值意義,不是說我只要能夠動歪腦筋去達到我的目的就解決了,才有資格叫做「智慧」,聰明裡面一定要具備分辨是非邪正的能力,基本上,知識、常識跟智慧是兩碼子事啊!智慧跟聰明也是兩碼子事,你要知道那是垃圾啊!所以,對啊,你也要知道……也要知道那是垃圾啊!(師父笑),前提之下,對不對?可是,你自己就會去篩選、去過濾啊!我相信沒有人喜歡把垃圾拿回來自己家嘛,所以你的分辨能力就會愈高!就可以知道什麼是對你自己有傷害、對你自己有好處的啊,感受性就越強,你的敏銳度就會越高,「師父講的我都知道啊!」問題是知道、做不到嘛!做不到就這樣而已嘛!

    智慧生不出來,好比我剛才說的那個例子,你跟他說真話……你就不要說這些長時在薰染錯誤觀念思想行為的人,所以,不得以少善根、因緣、福德而依止大法,你怎麼有那些福?所以,想要提升再說。什麼是痛苦到一個程度?消業嘛!業若不消,等他痛苦到一個程度的時候,先把他放下就好,有時候因緣不成熟,他不喜歡接受簡單的思維。所以,現在的人複雜久了,其實很簡單啊!可是,是啊!他們個個都還有痛苦啊!(師父笑)那就是因果的問題啊,也滿慶幸的啦!現在我們自己還可以有把握講一句話說:「我可能是我自己以前朋友裡面最幸福美滿的人」,包括以前在台北玩地下音樂的朋友,多數的人都活在顛倒不如實的世界嘛!

    你自己的生命狀態越提升,顛倒不如實」。所以,隨解取眾相,但以心為主,所以才有「所見法,就否定了原來的,延續出去久了之後,我們就一直在延續,境界為緣長六粗」!痛苦的人生這樣來的。當我們沒有一個路徑回溯回來「那個知見就好了」的時候,無明不覺生三細,「知見立知為無明本,佛家講一句話,我……至少我沒有認真學。

    我這樣看一看,沒有,空的,我從來不知道臺灣有什麼西畫的價值觀什麼的,他說:「妳們臺灣有什麼藝術可言?」咦?學西畫學那麼久,我也覺得很丟臉,那個老師問我一個問題,還是很有家庭倫理道德觀念的人!只是說我們接觸到的是比較浮誇的那一面這樣子的。後來,當成怪物了。當代藝術家在他們……其實歐美國家大部分來講,應該算當代藝術,藝術家已經把現代藝術……當代,其實大眾是不接受的,他們那邊也是已經有這個現象了。其實那邊的藝術已經被邊緣化了,受到衝擊很大,後來接觸完回來,因為我是從頭開始,然後我就想到說以前我去國外念藝術的時候,則以學文。

    師父:所以,行有餘力,它就像那個《弟子規》裡面講「有餘力……」。

    莉玲師姐:對、對,之後才能學文藝,很迷失啦!

    師父:對啊,現在是希望你透過藝術的賞析得到痛苦人生的狀態(師父笑),提升他的生命狀態!但是現在不是,希望眾生透過藝術的賞析可以得到這樣的思維,也都是在告訴這些道理啊!它用藝術的工具去表達這樣的思維,那不是藝術嗎?那些天女什麼的,有沒有人去批評它?它還是在歷史上留有很重要的一席地位?是啊!敦煌石窟,它是你人生的狀態而已嘛!而它裡面涵容很多藝術啊!對於說矛盾又矛盾在哪裡?敦煌藝術啦,它也是中性,也對「宗教」這兩個字貼標籤啊!事實上,所以讓現在的人對宗教有一個錯誤的觀念,導入迷信的狀態,因為大部分都迷信嘛,這個宗教本身也要負很大的責任,現在很奇怪,誰比祂還有錢?祂那時候武功最厲害啊!誰比祂還神勇、比祂身體好。家庭美滿啊(師父笑)!可是,對不對?整個國家是祂的,要走入這一途嗎?

    莉玲師姐:師父剛剛講那個……就是以前的人是要先念經史,要走入這一途嗎?

    師父:所以很奇怪啊!釋迦牟尼佛當年可能是全國最幸福美滿的人,真的。

    怡慈師姐:然後你就覺得說:「天啊!你們這些人怎麼……是你們怎麼了?」

    莉娟師姐笑:準備人生有大徹大悟,我朋友就會說:「妳是……」

    怡慈師姐:對,完全不用吶。

    莉娟師姐笑:你是遇到感情受挫嗎?

    怡慈師姐(打斷莉娟師姐說話):妳是怎麼了?妳幾歲?妳怎麼會這樣?

    莉娟師姐:對啊!比方說你可能在我部落格上面看到一個「我參加座談會」,或者你在參加或是在看什麼經書,因為當你提到「佛」這個字彙,路遙知馬力啊!

    師父:事實上,要走自己的路啊!不會啦,你期待下一代怎麼樣?所以,你還在創作。

    莉娟師姐:這個我已經習慣了,你還在創作。

    師父:教育者這樣子,他問我同學對我的觀感,他覺得……他問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啊,妳就不要來。

    怡慈師姐:他覺得那是老人的思維,還有他覺得我是一個幾歲的人(學員笑)。我說我……

    師父:妳自己去想啊!

    怡慈師姐:他覺得……對,妳如果不會的話,現在……

    莉玲師姐笑:我才要說他應該會先問妳:「妳會不會抽煙、會不會喝酒」,那時候我就一個觀感啊,那就不叫「藝術」。那你會覺得說那「藝術」的定義到底是怎樣?要如此暴力血腥才叫藝術?又或者是你必須要……。

    怡慈師姐:他問我說……他問我同學跟我說:「妳是怎麼樣的一個人?」他覺得……

    師父:倫理道德是被排諸於藝術以外的啊!

    怡慈師姐:好可怕!

    師父:現在暴力血腥是被認同的藝術啊!

    怡慈師姐(打斷師父說話):我就覺得好慘哦!怎麼會變成這樣?

    師父:所以,他覺得說如果是這樣提的話,他覺得說談創作其實某一個療癒的那一塊啊,因為他不知道啊!

    怡慈師姐:覺得很可惜啊!甚至他有提到一個,可以理解的角度是這樣,菩薩畏因」啊(師父笑)!所以,叫做「眾生畏果,他卻強調造成或者說去支持造成這樣現象的原因啊!所以,對不對?可是,一個人願意死掉被人家砍頭的嗎?我相信沒有一個人希望自己家人這樣,我若說……以麥可傑克森這樣好了,一個人要……好,迷惑啦!我們這麼說啦,就可以顯出「迷」這個字是常存在這個世界,從結果論,可是,它是可以被理解的,大家都有話講,這是從現象去論,古代我們比較嚮往的教育是「思無邪」!好啊,你的文藝一定是「思邪」嘛,如果你沒有倫理道德的基礎,很大!

    師父:所以,那種衝擊啊,藝術哪有自由?(師父笑)

    怡慈師姐:我覺得有一種內心被攪拌了很大一下,藝術哪有自由?(師父笑)

    師父:沒辦法啊!(師父笑)

    怡慈師姐:那我就覺得說……

    師父:所以,然後你不能被這種……藝術應該要怎樣、怎樣,他就覺得說你被宗教化,散播好的能量。」然後他就說:「我覺得妳被宗教化」。就是當我們一談到這種關於心靈啦、平靜祥和的東西的時候,然後你才有辦法把你做的東西往外推出去,可是我覺得藝術應該在某個程度上是先自我有一種……你自己要先做好,要夠暴力、夠血腥、夠不一樣、夠kuso。然後他就問我說:「那妳接不接受『卡漫』?」我說:「我覺得……我應該比較難接受這種東西,當代藝術要出奇制勝啦,他們愛談的就是那種……你知道,你會覺得說就是創作……因為他是一個……他是南藝的老師啦,當代藝術不提供這樣的氛圍。」然後其實心中頓時被攪拌,然後教授就說:「妳這樣子的說法是大敘述,就談到藝術創作對於我們應該就像寧靜祥和、平靜那一塊,那天在談創作的時候,我現在有在旁聽研究所南教的課,19:00~21:00

    (...接)怡慈師姐:師父,19:00~21:00

    紀錄組恭敬整理

    地點:屏東縣東港鎮光復路一段148號(魚問屋)

    時間:98年07月08日, (On May 16, 2009, anintercalary month in the Lunar Calendar)

    Buddha Dharma Teaching byMaster Hong Sheng in Pingtung on June 8, 2009(PartII)

    弘聖上師說法講紀2009年農曆(閏)五月十六屏東明覺法堂(下)
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违法言论!
    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   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广告联系广告联系 | |